和田玉市场面临洗牌

发布日期:2013-12-25

  目前,整个玉器市场正在经历一次深刻的调整,可能随时“洗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2010年以来,和田玉市场价格出现上涨乏力的迹象。尽管在拍卖场上也有一些较高的成交价,但对于玉器市场的判断不能因为某几件作品交易出现高价而把这样个别的高价作为市场坐标。”

  近日,记者走访北京各大古玩市场发现,和田玉上涨势头出现了明显的减弱迹象。“行情不太好。”被很多商家挂在嘴边,不少中小玉器商抱怨:“从春节之后,日子开始难过,价格涨势与销售都不理想。”

  在北京和田玉市场,记者发现北京古玩市场的和田玉价格近段时间出现下跌。记者还了解到,一些质量中下等的和田玉价格下跌比较明显。“一些以前拍卖达到200万-300万元价位的大型瓶,现在行内成交价也就20万-30万元,而一块和田玉的牌子在收藏市场五六百元就能买到。”在北京古玩城做了多年玉器生意的刘女士如是说。

  业内人士王先生介绍,如今玉器市场形态可概括为中间“鼓肚儿”的结构,即上游的原料迅速大量地进入流通环节,而下游的消费者成长速度跟不上货品的供应,玉器被集中在了中间商家流通环节。从今年行情来看,上游的原料仍然保持较高的涨幅,但是作为成品,和田玉销售价格的上涨幅度显然跟不上原料的涨幅,“鼓肚儿”结构开始发挥作用,和田玉放慢了上涨步伐。

  当然,业内也有不同的看法,有些藏家看好真和田玉的上升空间。藏家李德亮认为,即使是和田玉也应该区别来看待,“那种质量很高的真和田玉,它的量是有限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购买和田玉的人越来越多,其价格只会上涨。那些价格下跌的和田玉并非好玉。当前和田玉的整体价格趋于平静和回归理性,原因是前些年市场炒作过热”。

  是什么原因使和田玉陷入这样的困境呢?

  业内人士介绍,近年宏观经济大环境不理想是主要原因。近年在一系列经济动作与经济变化面前,投资者更加谨慎,握紧手中的资金是一种现实选择,而有大量的资金已被深度套牢,这些都会影响资金流向收藏市场。更为重要的是,国内玉器市场的发展也进入了微妙的阶段。

  对于近年这种滞涨,业内也有另外一种看法,和田玉快速上涨因素当中包含有人为的囤积炒作成分。例如,在2007年9月,全国各地和田玉价格突然大幅上涨,一时之间和田玉供应紧张,而这次上涨被怀疑为人为囤积所致。这种有人为之嫌的价格被大幅拉高可能是今年年初和田玉价格上攻乏力的直接原因。玉石鉴定专家宋先生分析:“当前很多古玩经过了几年的疯涨之后,逐渐回归理性。这是市场发展的一种必然结果,和田玉也不例外。当然,和田玉可能将面临"洗牌"。”统一标准最直接的好处在于为统一鉴定创造了条件。标准的统一将为和田玉未来市场的发展提供重要条件。

  从表面上看,和田玉在经过连续的快速翻番上涨后进入了一个需要整理的时期。但实际上,玉器市场正在发生的却是史上空前的一次结构调整。因青海玉与俄罗斯玉经过多年的积累,已经由量变发展到质变,改变了玉器市场的格局。

  和田玉市场的混乱和波动很多时候是因为和田玉的标准不清。在国标里,青海玉的正式称谓就是和田玉,凭肉眼很难将其与新疆和田玉及其他产地的玉区分。历史上和田玉的珍贵不只以材质、品质为基础,更多的是以稀有为基础。在现代的开采条件下,国内的和田玉大量出产,国外和田玉的发现以及不断进入国内市场都在动摇其珍稀性。与和田玉比较类似的就是玛瑙,玛瑙曾经也是高贵的,但是,当矿产被大量发现与采掘之后,玛瑙变成了一种极其廉价的材质,手链5元一串,水晶的情况也类似,和田玉可能步水晶、玛瑙后尘。“随着大量青海玉、俄罗斯玉以及国外玉等品种进入国内市场,和田玉可能随时崩盘。”长年从事玉器收藏的刘先生如是说。

  客观而言,青海玉长期躲在新疆和田玉的影子下,影响了人们对于青海玉的正确认识和品质评价,一些优质的青海玉资源被低估,不少以优质青海玉制作的玉雕作品也隐姓埋名。与此同时,作为新疆和田玉的“替身”,青海玉大量出现在市场上。作为目前玉器市场原料的最大供应者,隐姓埋名的状况显然是不正常的,也不会持续太久。

  但是此前和田玉市场的主要问题在于名称混乱、标准缺失、真伪难辨。中国玉文化有着通过统一标准走向全球珠宝市场的美好愿望。但是“昆仑玉”的提法进一步让和田玉的命名问题复杂化。

  今年3月2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向社会各界公布了《和田玉文字标准(草案)》和《和田玉实物标准(草案)》尽管只是讨论意见稿,但据介绍,由于业内支持的呼声很高,两个标准将有望在年内作为地方强制性标准实施,并随即申报国家标准。这同时也意味着,作为传统原料产地的新疆,已经丢掉了产地保护的传统思维,通过淡化产地概念,以矿物成分作为标准依据,是一种简化。

  无论是俄罗斯玉、青海玉还是帕岩老玉,都会被毫无争议地统一命名为和田玉。在分类上,和田玉被分为羊脂白玉、白玉、青白玉、青玉、黄玉、糖玉、碧玉、墨玉8个品种,并有对应的实物标本做参照。标准最终解决的是两个问题:第一,是不是和田玉;第二,是和田玉中的哪一类。

来源:连城记和田玉专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