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鉴宝做鉴定

发布日期:2013-12-25

收藏圈儿里有句老话:“古董古董,古人才懂。”现在说这句话,难免会产生争议,但它至少能给人经验性的提示:文物鉴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不是谁想干就能干的。

  随着中国收藏热的持续升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收藏大军。“收藏家”多了,“鉴宝专家”也就随之剧增,也就出现了大量“朝代随意‘穿越’,给钱就开证书”的“鉴宝专家”。这样的“鉴宝专家”如过江之鲫,纷纷攘攘,已经促使中国文物鉴定的首要任务,由以前的对文物的鉴定,转移到现在的对“鉴宝专家”的鉴定。

  前不久,央视记者到潘家园附近的一家拍卖公司探访,鉴定师表示只要沾边就可以开证书,比如明知是清末的东西可以写成是康熙年间的东西,昆仑玉也可以写成和田玉。他特意提醒记者:“别卖给特别懂的人。”记者拿来的齐白石赝品,鉴定师收了1000元鉴定费后,也开出了写着“齐白石本人画作”的证书。在北京一家文物鉴定中心,记者花200元买的小瓶,经鉴定师一鉴定,成了价值20多万元的光绪仿品,身价一下翻了上千倍。经过讨价还价,记者最终以1600元的价格给小瓶开了清康熙的证书。记者花100元在地摊上买的杯子,鉴定师表示,鉴定证书年代写成明成化要5万元。类似情况也发生在北京另外两家文物鉴定中心。在此之前,各地的报纸、电视台也多有同样的报道。

  媒体披露的这些真实情况,公开揭下了披在那些“鉴宝专家”身上的皇帝的新衣,引起社会强烈反响。

  “大梨赚财迷”(吹大话最容易骗财迷),此言堪称天津卫老话里的经典。古今中外,这类事件数不胜数;在文物收藏领域,更是屡见不鲜。这些年中国收藏界的种种乱象,原因大都可以归结于此。其中,文物鉴定的混乱尤为突出,已成为整个收藏界混乱的症结所在。

  “财迷”是“大梨”赖以生存和经营的基础。“大梨”正是利用“财迷”们的贪婪心理,设下圈套,布下陷阱,以发财做诱饵来赚取他们的钱财。

  大梨“鉴定家”之所以吃香走红,无所顾忌,除了目前中国的文物鉴定没有清晰的标准可依、外行极易钻空子外,主要是由于文物鉴定行业缺乏准入制度,在行业资格的管理上也没有明确的规定。想开一家鉴定工作室或俱乐部从事文物鉴定,没有专业门槛限制,与开一家普通的公司差不多。

  有的人几乎什么都不懂,也挂起招牌,自封为“著名鉴定师”、“鉴宝专家”,在古玩城里摆摊“鉴宝”;有的团体拉大旗做虎皮,用别人的名字支撑门面,聘请一两位顾问、专家,看起来很正规,事实上骗人的也不少。据业内人士披露,这些“鉴宝专家”,往往与古玩交易有密切联系,有的本身就是古玩交易的幕后操作人。有人去鉴定时,他们就将藏品“备案”,等到另外想收藏的人找他们咨询,他们就充当中间人,两边通吃。

  更可怕的是,文物系统内部的一些颇有实践经验和鉴定技能的专家,也禁不住赚钱的诱惑,被利益集团所绑架,在鉴定过程中放弃原则,违背良知,信口开河,甚至为赝品假货涂脂抹粉。

  收藏爱好者若想不被“大梨”所“赚”,其实也不难做到,首先就是不能有贪心,浮躁、扭曲的收藏心态,只能给“大梨”们提供机会和市场。有些收藏者即使买到真品,也不知如何把玩,认识不到其内在价值,仅仅为财富而收藏、为“高价”而收藏,失去了收藏本义。

  在民间,收藏文物艺术品除了投资增值外,更主要的是陶冶性情,所以良好的心态实是收藏成功的关键。

  近些年,文物艺术品已经继房地产、股票之后成为又一个投资热点,社会上鉴藏风尚十分流行,各个阶层的人们纷纷加入鉴藏群体,电视“鉴宝”节目也随之大量出台。然而,这些“鉴宝”节目往往过度宣传文物艺术品收藏的投资功能,只注意提示观众关注藏品的经济价值,而忽略乃至遮蔽了它们的文化传承价值和艺术欣赏价值。

  多年来,几乎每天都有熟悉或陌生的朋友让我“鉴宝”。他们让我看过的各类“藏品”,从字画、玉器、瓷器、家具到成扇、紫砂壶、砚台、铜墨盒,不止数万件,但总的印象是真品少,珍品更少。久而久之,我也为持宝人总结出一些怎样参与“鉴宝”的门道儿,而这些经验与患者找医生看病好有一比。

  患者,要知道自己的病源;持宝人,也要知道宝物的来历。

  家里发现宝物,先要知道它的来历。有的持宝人在家里偶然翻出一件旧东西,就如获至宝,想拿到拍卖会上立马卖个高价。他不知道那只是一件普通的旧物,没有任何文物价值。其实他应该想想,他家几代都是平民百姓,根本没有财力和眼力去买珍贵的文物,先人留下的都是些旧时常见的生活用品,放到现在仍然不值钱。

  购买文物时要做到知己知彼,尽量了解对方的来历。很多靠赝品赚钱的都把自己说成是历史名人的后代,把假货说成是传承有绪的宝贝。在前不久举办的一次文物鉴定会上,一位北京女藏友让专家为其收藏的一件“官窑”瓷器掌眼,没想到鉴定结果却令她大失所望。鉴定专家告诉她,那是件赝品,没有收藏价值,顶多值200元。它底部虽有烧制的“官”字,看似官窑标志,但古代真正的官窑一般不带“官”字。很多藏友过于迷信瓷器上的字迹,把它们视为真品的标识,以致屡屡上当受骗,其实他们就是吃了不了解文物的来历、不清楚卖方的底细的亏。

  患者,要找准医生;持宝人,也要找准鉴定专家。

  看一些小病、常见病、慢性病,在街道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站比在大医院要方便得多,小医院的医生诊治小伤小病可能更有经验。鉴定文物也是同样的道理,一般的文物可到国有文物公司或正规的拍卖公司去鉴定,因为这些单位的鉴定人员见得多,又了解市场情况,鉴定起来简便快捷;至于那些比较珍贵的文物,或者类似“疑难病症”的确有争议的文物,最好到国家文物鉴定部门请专家鉴定。

  收藏界也有瞎找乱撞的“患者”。一位藏友淘到一枚市场价格仅在千元左右的古币,却梦想发财,鬼迷心窍地找到一家拍卖公司的“鉴定专家”。对方“鉴定”后告诉他:这枚古币如果拍卖,估价在50万元以上。藏友当时就乐蒙了,于是就交纳了巨额“服务费”委托拍卖公司进行“拍卖”,结果自然是多次“拍卖”,多次流拍,“拍”了几年也无人问津,而这位藏友却白白搭进去几万元钱。

  还有一句附言:多好的文物鉴定专家也有“打眼”的时候,因为专家也是人。正如多好的医生自己也有生病的时候,因为医生也是人。

来源:连城记和田玉专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