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料疯狂中藏危机

发布日期:2013-12-25

近年来,青海昆仑玉因奥运奖牌“金镶玉”而声名大噪,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身价不断飙升,成为令人瞠目的“疯狂的石头”。在暴利的背后,这一产业存在的过度炒作、囤积居奇、良莠不齐等问题,值得深思。

昆仑玉产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境内昆仑山南麓海拔4200多米的玉女峰与西王母瑶池周边,与昆仑山北麓出产的和田玉性、色、质相同,属姊妹玉。

提起现今的昆仑玉价格,不少业内人士都用两个字形容:疯涨。一些商家告诉记者,在2002年左右,一只昆仑白玉的手镯也就几百元钱,但是现在至少万元起价。“我记得2005年的时候,我们店里一只顶级的白玉镯卖到1000元,我还觉得卖得贵了。但是现在同样成色的镯子,没有三四万元根本拿不下来。”西宁一家昆仑玉专卖店老板戴志刚告诉记者。

业内人士指出,昆仑玉价格的飞涨主要是因为近年来和田玉资源的枯竭,以及奥运奖牌“金镶玉”的宣传效应。戴志刚说:“10年前,昆仑玉原石价格几十块钱一公斤,现在最差的材料也要好几千元一公斤,好的材料更是难得一见,难以估价。

在青海格尔木市昆仑宝玉石有限公司的矿山上,大型机械正在进行清渣作业。企业矿山经理蒋生越告诉记者,目前昆仑玉一年优质矿石产量在50吨左右,差的400吨至500吨。与别的一些矿产资源相比,昆仑玉开采难度相对较大。开采出一吨矿石,需要清理10万方废渣,而且越到后期开采难度越大。这也是昆仑玉价格快速上涨的原因之一。

在昆仑玉产地格尔木市,聚集着一些来自河南南阳地区的玉石加工者。他们表示,仅去年到今年,昆仑玉的价格就翻了一倍多。这些日子,市场上原材料供应并不充足,加上价格不断上涨,好多加工者都买不起原料,因此“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飙升的昆仑玉价格,不仅将大多数消费者拒之门外,也令许多从业人员感到“生意难做”。

在戴志刚的记忆中,2007年和2008年是销售情况最好的两年。“那时候,昆仑玉名气并不大,消费者也买得起,我们店里面人流不断,一天忙到晚,连饭都顾不上吃。有时候,买的人太多,都来不及给顾客穿绳子。现在,昆仑玉知名度高了,竞争更加激烈,加上过高的价格,把大部分消费者拒之门外,买的人自然越来越少了。”

飞涨的价格和优质原材料的短缺,也造成许多业内人士萌生“奇货可居”的想法,开始囤积居奇。在产地格尔木,大大小小的昆仑玉专卖店鳞次栉比。走进这些专卖店,几乎每一家柜台中都有一些昆仑玉原石和产品标明为“非卖品”。商家告诉记者,一些品质优良的昆仑玉几乎是“卖一件少一件”,不可能再补上货。因此,只能做展示之用。

戴志刚说:“好东西市场上基本见不到。几年前,我也开始囤积一些(昆仑)玉。但是,其实仔细想一想,这些东西变现很难,而且大部分都是在圈子内流动,如果真的达到高点,风险就会很大。”

与此同时,在暴利的诱惑下,一些不良商家以次充好,以假充真的现象层出不穷,影响整个行业的声誉。“曾经有顾客拿着在别处近万元购买的手镯来进行鉴定,我一眼就看出那是阿(富汗)玉冒充的,最多不过价值50元。”一位业内人士说。

玉石价格飞涨也令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去年以来,格尔木市发生多起大规模盗抢昆仑玉矿山案件。格尔木市公安局局长方轶告诉记者,从起初的零星偷窃,到后来数百人大规模盗抢活动,格尔木市区民间“一夜暴富”的传说流传,诱发不法分子放肆地从事犯罪活动。

据青海昆仑宝玉石有限责任公司护矿队队长杨国跃介绍,仅今年年初至今,有组织的盗抢事件就发生了10余起,最大规模的共有200人。几十人的护矿队根本无法阻止盗抢分子的进攻,多人受了伤。为了维护社会稳定,格尔木市政府只能派出当地武警部队专门驻守矿山,而盗抢分子为了获利,甚至不惜与武警发生冲突。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经济学所所长裴成荣指出,昆仑玉价格飙升首先是炒作的存在。近年来,我国的各类炒作之风越刮越浓,从君子兰、字画到普洱茶等,无一幸免。这与市场的不成熟,消费者的不理智,消费信息的不对称不无关系。同时,在目前形势下,我国投资市场不景气,一部分热钱亟待寻找投资目标。在多重因素的作用下,作为消费品的昆仑玉变身成为投资品。

裴成荣说,针对这些现象,消费、商务等部门应建立有效的机制,及时发布相关信息,引导投资和消费。同时给予恶意炒作价格、扰乱市场秩序者惩处和打击,规范市场和行业有序发展。

业内人士指出,针对昆仑玉行业存在的诸多问题,亟须制定产业发展的相关规范,并加大对违规、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以遏制乱象的蔓延。同时,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应着手解决目前存在的昆仑玉产业链“肠梗阻”问题,促使行业健康发展。

来源:连城记和田玉专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