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玉雕大师汪德海

发布日期:2013-12-25

    山子雕是扬州玉器历史上最富盛名的品种,获得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的荣誉的汪德海先生的作品具有明显的个人艺术特点,突破了传统山子雕的工艺,独树一帜,但是他并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绩,言称至今没有满意的作品,还在不断积极探索。

    记者初次见到汪德海,声音洪亮、长发披肩,就觉得个性十足。一聊发现果然如此,成名已久,却不喜应酬,他说更喜欢每天晚上回家自己炒几个菜,喝上半斤白酒,然后在半醉半醒间找寻朦胧的灵感,汪德海简直就是在玉雕江湖中的独孤求败。

    汪德海17岁进玉器厂学艺,师从玉雕大师顾永骏,学徒时他跟随大师学会了玉器雕刻基本技法,特别是“扬州工”中久负盛名的山子雕。1981年汪德海被评为玉雕优秀青年标兵,1985年由顾大师设计,汪德海制作的玉雕作品《对弈图》获轻工部百花奖优秀创作设计一等奖。

    汪德海不满足于单纯地做一名琢玉人。他觉得在制作玉器作品的时候,就像把自己的生命融入了这件玉器之中,应该不仅仅是制作,而要会设计。汪德海下定决心,要学画,自己设计、自己制作。 从1978年开始,学画六年的经历,对汪德海而言并不轻松,每天都画到深夜。他系统地学习国画、油画、水彩、雕塑等美术知识,用心构想。他常常到花鸟市场、盆景园、动物园去观察写生各种树木、花鸟和昆虫。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形象储存在脑子里,到创作时就能随意发挥运用自如了。为了能够自如地表现人物,他还特意学习了人体解剖学的有关知识,掌握人体肌肉骨骼的特点。有很多成名大师只管设计不亲自动手雕刻,但是汪德海如今仍坚持上机工作。他说现在的工人很多会设计不会生产,会生产不会设计,如果只是画设计稿,工人不能100%吃透设计者思路,所以要亲自操刀雕刻。

    每一块玉,在汪德海的手底下,几乎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命。有一次,他碰到了一块特别的小玉,材料虽好,可惜,做成大件不足。他看到玉上小片撒金黄皮,于是在他的精雕之下,变成了一块美丽的香水囊。幽幽的香水透过玉囊散发出来。又如作品《月宫嫦娥》,乃是化腐朽为神奇之作,作品用料只是块普通的俄料,色是糖色,但经过汪德海的精工制作,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完全是另一幅景象,用料,用色都恰到好处。 好工配好料固能做出好的作品,而利用普通料制作出如此漂亮的玉件,需要深厚的功力。

    汪德海所走的道路与他的老师和师兄弟大相径庭。顾永骏大师所倡导的山子雕技艺,以传统技法为基础,临摹古山子的雕刻技艺和构图方法,学习运用中国山水画的构图章法,并在题材上大量吸收应用古典诗词、文学和历史故事,使扬州“山子雕”艺术更具书卷气,目前扬州山子雕也主要是继承了这一特点。而汪德海的作品则具有明显的个人艺术特点,他在山子的设计和高难度的雕刻技法方面,具有重大的突破。

    汪德海的作品总是在求新求变,2006年他的作品不见一个人物,而到了2007年,作品风格又转变成贯穿整个画面的人物。他说创作好像吃菜不能总吃一个味道,否则很快会被市场淘汰。“也许我的作品相对比别人的好一点,但是艺无止境,目前来看还没有特别满意的作品。”山子雕不仅要考虑正面,侧面、背面也要相配合才行。比如正面柔美,侧面就要有些力度,来平衡整件作品。曾获得中国玉器百花奖金奖的作品《麻姑献寿》就颠覆了其以往作品的习惯,整个人物贯穿画面,占据画面的主体,而不是像大部分山子雕中把人物当作景色的陪衬。布局合理,洗练大气,发挥了玉料本身的材质魅力。画面疏密有秩。密的地方密不透风,疏的地方可以跑马,可以看出作者的确有着深厚的美术功底。

    他的创新之作《女娲补天》,打破了扬州山子玉雕“保形掏洞”的传统,利用高浮雕的技法将原料与所要表现的主题相融合,使得玉的质地及作品的工艺特色都得以展现,该作品获得2007年“天工奖”评选金奖。整件作品,从最外面到内有十几层景,因势而动,细节部分做工细致,利用高浮雕的技法将原料与所要表现的主题相融合,使得玉的质地及作品的工艺特色都得以展现,由于不是掏洞,雕工都显露在表面上,对技术有着更高要求。克服了过于追求细节导致的繁琐,大面积留白。

    此件作品一问世,顿时让人眼前一亮,这件作品是对传统扬州工的颠覆,不挖洞,不破坏原型,也不是北方砍山雕法。随后既有很多人依样画葫芦去模仿,汪德海对此并不担心。他说即使同一题材也有很多种做法,比如嫦娥奔月我可以做出100种来,主要是根据原料的情况去设计。而看了市场上的模仿之作,发现那些只是仿了外表,没有得其内涵。比如他做的女娲的裙角向上高高扬起,后面仿的也基本如此,殊不知他把裙角这样处理是为了避开原料上的一处绺裂,仿品没有根据原料因材施艺,都照搬汪德海的设计,就显得死板了。

来源:连城记和田玉专卖 

分享到: